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一腔忠诚写春秋——记中南通道项目部铺架分部调度室主任、共产党员任鹏飞

时间:2016年08月19日     作者:张小根;责任编辑:王维     来源:    阅读:      字体:

太行山进入夏季三伏后,常遇俗称“秋老虎”的高温天气。那天气温又是30多度,笔者在位于上党盆地的山西省长子县的中铁一局山西中南通道项目部铺架分部,慕名采访了该分部调度室主任任鹏飞。

调度这个工种,是铁路技术管理中重要的行车组织岗位,但在铺架分部却是个最不起眼的单位,最多四个人,有时竟只有一个人。任鹏飞近年来一直默默无闻地奉献在这个平凡岗位上。我请他谈了参加工作20多年来的经历与感悟,从中看到这位大热天穿着花格子衬衣、打着短裤、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汉子,对工作竟有着一颗比这热天还滚烫的赤诚的心。

始终将安全生产当成沉甸甸的责任

“你是如何安心干好调度这个岗位的?”采访一开始,我就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

“敬畏心呗!每天一进入工作程序,我就象一个新手那样对行车安全常怀敬畏心,总觉得肩上的责任沉甸甸的,步步谨慎,时时小心,不敢让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和问题。”任鹏飞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他坚持把集中领导、统一指挥、逐级负责的行车工作原则,写在纸上、贴在墙上、记在心上、落实在行动上,兢兢业业的搞好自己职权范围内的具体事务。

他把“生产再忙,安全不忘;安全一忘,一切白忙”的话儿,常对下属叮嘱,严格督促执行,要求全室每一个人对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数据、每一张图表,都必须真实准确,决不能掉以轻心留下安全隐患,哪怕是一个小数点、一个字不规范,他都不放过,并坚持24小时值班制,全天候不脱岗。执行指令,不打折扣。

2013年修建中南铁路长子段时为抢工大干,调度室被抽空到只剩他一个人,他硬是挑起了室内工程调度和行车调度这两大块的重担,每天下午四点前后,都要打电话、跑工地,亲自催收、汇总、核对铺架项目的材料需求计划、施工时间、使用数量、装车进度,然后及时上报上级对口部门,进行周密衔接、科学对接,根据次日生产任务铺画列车运行图、编制列车运行计划,迅速便利地组织均衡运输生产,没有让调度环节拖了铺架施工的进度,受到了大伙儿的一致好评。

他1995年参加工作后,在单位一茬茬领导的接力培养下,由宝中线上实习生,很快于当年成为京九铁路独挡一面的扳道员,2004年为青藏铁路值班员,2006年为新疆精伊霍铁路车站站长,2011年新疆哈罗铁路担任行车调度员,2013年任山西中南铁路通道项目经理部铺架分部调度室主任。可以说20多年工龄中,基本上都是在与行车组织岗位打交道,走过了7200多个日日夜夜,先后参与了7条铁路的修建,做到了安全无事故。

平凡岗位也要争创一流水平

任鹏飞能二十余年如一日地乐此不疲奋战在平凡岗位上,源于他不忘初心,不断前行。

任鹏飞父亲是中铁一局老员工,老家是四川省。那是唐代诗人李白感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交通闭塞的天府之国。解放后,那里交通状况发生根本性变化。任鹏飞这个老铁路工人的后代,6岁便随父母从四川来到陕西宝鸡生活,18岁从兰铁技校毕业,当年便分配到新运公司二段进行对口实习。这个不善言谈的铁路职工子弟,参加工作后,尽管一直干的是平凡的岗位,却坚持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争创一流水平。

开始当扳道员,值班员,全是人工进行,遇到风雨天,简直是活受罪,可他没叫一声苦,没喊一声累。

业务不熟悉,他就虚心向老师傅请教,工作要点还记在笔记本上,有空就拿出来练习,很快成为了业务通。

2006年,他第一次走进新疆,参加了精伊霍铁路大会战,更经受了春风沙、夏高温、冬严寒等各种考验,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被新运公司表彰为先进个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铺架实践长才干。通过实践历练,他的业务能力飞快提升,工作业绩更加显著,各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在决战精伊霍铁路火线上,他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20多年来,他总感到党和人民给自己的太多,而自己的付出却与自己的入党初心、党员承诺尚有差距,需要自己用一辈子去践行,去兑现。

家庭尽责方面合格也称不上

自古忠孝两难全。在铺架分部,都知道他那舍小家、为大家的故事。

1997年12月外婆患病去世,他那时正奋战在南疆铁路上,没有赶回去见外婆最后一面。

一年以后外公也不幸去世,同样因为工期紧张,也没有回去参加祭奠。要知道,外公、外婆是他小时最亲的人。

任鹏飞兄妹三人,他排行最小,全家商定父母与他住一起,由他负责照看晚年,可他常年在外,啥事也没指望上。

妻子是个家庭妇女,承担着全家的一切事务,一从就不指望他能给自己帮啥忙。因为他啥时都是说,建设铁路要紧,公家事太多,没空回家。

他有两个子女,大丫头13岁,小儿子7岁,都在上学。接送上学,辅导功课,他都没有管过一次,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职责。

任鹏飞常愧疚的说,我对父亲、对妻子、对儿子亏欠很多,是一个不孝的孩子,不称职的丈夫,不合格的父亲,但是想到能安全正点地干好调度工作,完成公司的铁路建设项目,为国家和人民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我牺牲点个人利益,也感到完全值得!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