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磨刀不误砍柴工 绝知此事要躬行---海外公司新加坡地铁T250A项目设计团队侧记

时间:2017年10月09日     作者:蒲琳涛;责任编辑:王维     来源:    阅读:      字体:

磨刀不误砍柴工,欲利索的砍柴,必先磨快手中刀,刀怎么磨是个问题,磨的钝了耽搁功夫,磨的太薄容易崩刀口。项目施工中的设计--建造(Design--Build,简称DB)模式的设计阶段,就如这磨刀过程。

工玉成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个DB项目,设计在先,施工在后,良好的设计开端,无疑会给后续的施工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Design阶段的作用直接决定这个项目的盈亏与否,设计阶段出现了小问题,到了施工阶段就要花费数倍的人力物力来扭转不良局面。

9月28日,新加坡地铁T250A项目部完成最终设计提交,项目工作重心由设计转为采购及施工策划。回想这近一年来的努力,设计团队的每个人都觉得恍然如梦。

新加坡位于赤道附近,北边毗邻马来西亚,南边隔海可以看到印尼。国土面积小,差不多是西安面积的0.07大小,俗称红点国家,全年不分四季,现代化的发展水平成为了亚洲四小龙。

新加坡地铁T250A项目是2016年中铁一局中的最大的一个DB标,在这个高端化的市场抢占一块蛋糕,是公司国际业务发展战略的一个策划。接到授标通知书后,公司就组织了精兵强将赶赴新加坡,力求扎根东南亚,扩大海外市场影响力。

古语兵法讲到“未雨绸缪,运筹于帷幄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讲的都是计划的作用,尤其对一个项目施工复杂,工期长以及建筑市场环境对履约能力的重视等,就更加需要一个切实可行的施工计划来指导施工。

在国内,项目计划一般采用横道图形式进行表达,但这只能起到一个宏观的作用,无法指导实际的施工生产;有的项目采用的是Project 的项目管理软件,这个软件的可以很好的细化施工的各个环节,但是普及率不高,可视化和报表化程度不高,不适合于大型和综合项目。

新加坡项目采用了国际市场上普遍的项目综合管理软件Primavera 6.0(简称P6)。项目组建起初,原计划招聘一个计划工程师来进行项目的计划工作,但考虑到企业培养人才的重要性,所以决定以内部人才进行拓展实践培训。

皮小明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转行学习P6软件,当起了项目的“瞭望员”,也使得他成为中铁一局运用P6项目的“第一人”,负责制定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综合测试、EWL车场站改等为期8年的项目基础计划。

皮小明根据合同对工期的要求以及项目资源的配置情况,倒排工期,做到项目进度合理,达到项目资源配置、成本的最佳平衡点。

有了计划重要性概念,他时刻保持着对项目执行的监控,设置红色预警;项目最终设计阶段,由于设计时间紧、人员配置紧张、接口面域广的情况,设计进度已经达到的预警阶段,如果再不进行控制的话,就会对后期的工作产生连锁反应,也会让LTA 对我们的履约能力产生怀疑。

他就充当了项目的“预警员”,在每次的周会中就会对设计的进度进行汇报,警示已经达到预警线,需要项目管理层立即对设计工作调整,发现人员不足项目就着手招聘,发现供应商信息交换缓慢,商务团队抓紧与材料供应商进行沟通。未雨绸缪,才会有一路绿灯。

进场团队面对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首先就是融入当地,招聘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员工组成了几个中坚团队框架,契合中方骨干人员,迅速成立了管理团队。

仅仅是7个人的设计团队,员工竟来自5个国家、6个区域: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法国、香港和中国,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文化信仰,但在同一个公司的优良文化熏陶下,和谐的聚集在了一起,项目部博采众长,汲取精粹,将多元化融入到项目管理中去。

白俊龙是设计团队中唯一的中方员工,以前很少涉及设计这个领域,他唯有从头学起。项目的绘图软件与国内常用不同,国内用的是Autodesk公司的AutoCAD软件,而新加坡常用的是Bentley公司的Microstation软件,两者不管是从作图理念和操作方法上有着十分巨大的差别,适应学习这个软件很耗费精力。白俊龙通过向外籍员工请教、自己上网查资料已经是设计团队画图的主力了。团队同事都讲英文,白俊龙有一定英语底子,日常工作交流可以,遇到一些生僻的专业技术类单词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他只好攻读专业工程英语,带着耳机天天灌耳音,现在充当着团队内外沟通的“翻译员”。

在前期策划进场人员的时候,计划工程师、设计师、施工经理、商务经理等关键岗位都想到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岗位:文件管理员。这在我们后期的工作中他的价值才逐渐体现出来了。来到一个新市场,就需要遵守这个市场的规则,文件递交工作对LTA来说有的一套完整的体系,对于新入门者的我们来说,有种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项目部积极在当地人才市场选聘了符合资格的资料管理员胡瑞薇,她的上一份工作,是为中铁某局在新加坡项目负责文件递交工作,也是对口LTA。她是马来籍的新加坡人,家里有三个小孩,曾一度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陪孩子而被丈夫要求辞去工作,但是在她的坚持下,丈夫听从了她的意见。

在最终设计递交阶段,由于时间紧迫,设计团队常常需要加班到晚上10点钟,设计部门只是把他图纸和文件打印出来就算完成了递交工作,但对于胡瑞薇来说,她的工作才开始,只有把文件递交到LTA办公室,设计才算递交完成。因此胡瑞薇也总是陪着设计部门,有时周六休息时间也自愿到项目无偿加班,因为她需要把设计文件按照LTA的要求进行折叠、整理、复印、制作封面、文件内部归档、更新文件台账信息等一系列流程,有几次下班后MRT(新加坡地铁)都停运了。

王静是我们公司中方的员工,她在资料管理最忙的时候加入资料管理团队,由于她也是第一次接触LTA项目,对LTA文件管理流程不熟悉,尤其是所有的文件都是英文,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钢镚,对不起,陪你吃完蛋糕妈妈还要加班去。”王静摸着儿子的头说道。今年8月,她的孩子随着事业部的安家计划来到了新加坡,在努力工作的同时,王静还要分出一半精力去照顾孩子。在最终设计提交的前几天,恰逢儿子过生日,王静没有办法,同事们都在办公室加班,为了赶完当天挤压图纸递交工作,王静陪孩子吃完蛋糕又匆匆赶到了办公室。

设计团队Eric负责和供应商的技术协调工作,因为材料类型多,经常需要一个部件做集中技术资料,对供应商“主动”和“被动”发来的技术资料需要一个一个区甄别和修改。有时,同一个产品对应两三个供应商,他都需要来回的去沟通和修改技术文件,工程量很大,常常做的心力憔悴,但是Eric说,与这个大团队在一起拼搏的日子让我忘记了过程中的辛苦。

Eric是项目唯一一个每天上班还需要出国的人。他住在马来西亚,不得不每天早上5点钟从马来西亚拼车过兀兰海关到新加坡来上班,为了照顾家人,下班后又得赶回马来西亚的家,工作十个月,他还没有迟到过,敬业的态度深深的震撼了我们。

LTA对于每次提交的图纸及技术文件,有不同的回复标准:UR 代表文件还在审核当中;NA代表文件不被接纳,需重新进行提交;AC代表文件基本接受,但还需要按照要求进行修改再提交;A 代表文件被接受,可以进入下一阶段。 截止目前,初步设计共提交技术文件及图纸38份,全部为“A”; 接口设计图纸20份,全部为“A”。

项目部共计提交技术文件56份,内容包含轨道设计标准(不同轨道),轨道材料配件(钢轨、道岔、三轨、道砟、轨枕等)技术标准,轨道维修标准,设计图纸共计174套,共计464张。光是A0纸就用了17卷,累计长度达2975m,面积达到2528㎡。

最终设计提交的节点日期虽然是9月30日,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个周六,也就是说必须29日下午3点LTA关闭口前完成提交。在这个紧张的节骨眼上,Vossloh(扣件厂商福斯罗)的最后一份1:7道岔布置图出现了问题,因为供应商报格高出了市场价,想要图纸必须同意合同才能给,荣辱在此一举,作为项目部的“谈判专家”,孟小勇立即联系供应商,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的斗智斗勇,供应商退步了,发来了图纸,在这最后一刻,团队赢了!

项目外籍员工Nigel说道,为了这一个里程碑,我们拼搏了近乎10个月,10个月的艰辛,换来了节点的提前完成。

刚到项目的海外公司副经理张明感叹到:“没来项目以前,总以为项目的设计阶段很简单,没啥弄得,来了之后才知道里面牵扯的林林总总,整个项目团队每天是高负荷运转。”

成绩,永远是过去式,目标,永远在前方。在公司推行“大海外”格局的同时,海外公司作为新运人的排头兵,一直众志成城、昂首向前,以攻坚克难的奔跑姿态,誓将新加坡T250A项目打造成东南亚区域的轨道龙头,实现公司的海外市场拓展目标。

设计施工专题会议

团队协力完成文件递交

Eric第一个加入设计团队

加班绘图时刻

项目人员合影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