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春节有感

时间:2018年03月10日     作者:王曦     来源:    阅读:      字体:

 

时间不声张,唯见人脸黄。项目上的日子紧张麻密,鲜有充裕的时间回家探亲。尽管工作时间刚满一年,我却发现自己已不再过于恋家,也许是到了尴尬的年纪,考虑到回家会面临诸多问题,因此,我在平日里都在克制自己思乡的情绪。

打年初的时候,我就暗下决心,想着两三年回次家就可以了,毕竟现在已是成年人,挣钱养家是最重要的,而且,回去一次通常得花掉两个月的收入呢。后来,计划对我完全失效,原本坚不可摧的想法彻头彻尾的败给了我国最大的传统节日—春节,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我的内心,看似不太在意的春节其实早已悄然成为一种信仰,之所以平日里装的过于淡然,实则是因为为了维持生活,不得不必要的掩盖内心的孤独与无奈,即使是说破了天,也是自己强加于自身的定心丸。可是在这样的年纪,我除了硬撑,没有其他选择。

项目上的很多同事像我一样,之前都说着今年过节不回家了,留下来能多攒点钱,谈着以后买车、买房以及结婚的话题,掩盖不住满脸的喜悦。可是一到年关,又有几个稳住了阵脚。一年到头了,眼看着元月就要悄悄溜走,大家相互试探,渴望端掉每一个不想回家的据点,终于在接二连三的意念崩塌中为自己找到一个回家正当的理由,春节就得回家团聚嘛,这一切似乎看起来真的很圆满。

当然,我也是促成这一圆满结局的助攻者,我毕竟是一凡人,逃不掉七情六欲,越不了感情机制。当同事们一批批的返乡过节,亲情的温馨溢满我整个朋友圈时,我从身上拿不出任何能用来抵抗的东西,于是,我也屁颠儿的跟着春运大军慌乱的回到了家。

回家那天其实是不怎么开心的,因为当时河南受到连续的强降雪,路况很糟糕,我们一行11个人,一大早就从项目出发,到火车站的时候遇到我们的班次晚点,同时从火车站的广播里听到,该趟列车进站时间是未知,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候车厅里乱起八糟的嘈杂,突如其来的无助与失望,只想说,当时的心情已经不能再差。后来经过两个小时的求助,终于找到两辆私家车愿意载我们去高铁站,去高铁站的路上,我们全程忧心忡忡,因为路程较长且结冰,车速不得不慢,这样的话,很可能会错过高铁。一路上,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大家都显得很郁闷,几乎没怎么说话。所幸的是最后赶上了高铁,不然在回家的诱惑面前,大家免不了要经历一次绝望。到西安已是傍晚,这个点儿,我显然是回不去了,只能去附近的如家酒店暂住一晚,那晚的夜又冷又长,听着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我雪藏几年的泪水竟夺眶而下。

回到家里,我瞬间又变成以前妈妈眼中的孩子样,没有任何演技,只有纯粹自然,可能只有家才会让我如此真实。我与爸爸平日里交流不多,但各自的内心却什么都懂,我们父子俩属于那种无需多言,牵挂最真的状态吧。奶奶身体也还算健康,只是年纪一大容易孤独,动不动就提想抱孙子的事儿,还有就是改不了每次见我走就哭的毛病,让我看着很是心疼。妈妈这半辈子任劳任怨,贤惠能干,她的品格一直激励着我,如沐春风。姐姐虽然结婚了,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疼我,我回去的半个月里,她有十天都住在娘家,拉我出去逛,和我聊天,分享着她能给予我的一切。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很多事情都变了,可是在我心里,始终没有变的就是我们这个温馨的小家,我从这里来,将来也要回归这里。

此次是奔着过年回家的,自是少不了春节的乐趣。年前的一个星期,家里定会扫舍、蒸馍蒸包子、炸油锅,一忙就是三四天,婆媳俩每日要熬到很晚才行,很是辛苦。包子是我从小就喜欢吃的,尤其是头锅,凉粉馅儿、萝卜馅儿、豆儿包样样都要尝一遍,而且一直要吃到年跟才能吃完,好不过瘾。奶奶炸的油锅丰富美味,所有亲戚都喜欢吃,球状的红薯丸子、姿态各异的柿子丸子、鸡肉丸子和带鱼……让人馋涎欲滴。紧接着就是办年货,镇子上的集市不再是五天一开,而是天天都像过会,一到这个时候,街道早已被商贩瓜分,南街卖菜,北街小吃,每个摊铺都要瞅上一眼,要是逛饿了,几块钱的油糕加上一碗热腾的荞面饸饹,真心舒坦。从晌午到下午三四点,老街几乎是水泄不通的,乡党们边挤边挪,脖子伸的老长,焦急地找着自己要买的年货,空气里到处弥漫着年味腊香。

乡下过年,对联是必须要写的。“总把新桃换旧符”,一幅幅吉利喜庆的对联张贴在千家万户的门楣上,书写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依老家的规矩,农历大年三十这天吃完饺子,到了正午以后,家家户户开始贴春联,挂灯笼,门扇上再贴上两位门神,家里正厅的大桌子上放好已逝先人的遗照,生好香炉,摆好祭品,到下午时分,自家兄弟带上各自的孩子,大人扛着铁锹,小孩拎着香票,诚心诚意的去给先辈们上坟,并在坟前念叨着,请逝去的先人们随他们一起回家过年。大年三十夜,我们一家五口自成一桌,陪奶奶搓搓麻将,逗她开心,她年事已高,但那晚她很开心,往常天黑就睡觉的人,硬是撑到了凌晨,直到我放完鞭炮她才肯睡下。后来妈妈告诉我,你去年在单位过年,家里过年索然无趣,你奶奶坐在火炉边上念叨着你,哭了好几次,我听后心里真不是滋味。

拜年是春节最重要的环节,我们家同往年一样,初一到初五待客,待七大姑八大姨们拜完年,我们才开始一家家的登门拜访,虽是习俗,却蕴含着朴实的亲情,世间的感情大多都需走动,很久不走动便会慢慢变淡,这也是人之常情。春节期间,我见到了很多张熟悉的面孔,有亲戚朋友,也有之前未曾深交的人。一年前我从容离乡,再次相见,却比往常倍加亲切,也许有的人只有在离别后相见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也是因此,我懂得了珍惜异常可贵。在与他们的交流中,他们会无意中触及到我不想提及的伤痛,给我思想上带来些许压力,但我知道回家是少不了面对这些的,因此在交谈时是无关痛痒的,只是事后会有些许压力感罢了。

很快,半个月过去了,我终究还是拉起行李箱,告别奶奶哭泣的脸。这个春节过得很开心,但也有太多感慨。想多呆些时日,却也不是特别强烈,也许是成长了,矫情不起来了,只能把对家乡和亲人的感情,小心的放在心底封存,等到来年春节,我还是会像今年一样,把捂在心底的那份滚烫发热的感情带回老家,重温这份弥足珍贵的温暖。

火车缓缓开动,我用手指悄悄地在车窗上写下一行字—春节,我们明年见。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