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食而有味

时间:2018年03月10日     作者:曹洋博     来源:    阅读:      字体:

 除夕的夜里,厨房里到处是母亲忙忙碌碌的身影,为了大年三十的这顿团圆饭,母亲早已在一周前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采办。什么是儿子爱吃的,什么是儿子不爱吃的,也许在母亲的菜谱里只有这两种菜系。

平日里我最爱吃的便是母亲包的饺子,而母亲对大年三十晚上的这碗饺子也是格外在意。为了能包出一顿饭令“我”满意的饺子,本来个头不是很高的母亲却恰巧遇见了一个偏高的面板,一边踮起脚,身体前倾,用半握手掌反复将面团搓揉,不经意间腕上的银镯磕碰在铝制的面盆上哐当哐当直响。

一个极其平凡甚至有些普通的母亲,一个在儿子离家后第一刻便时时盼望的母亲。在火树银花的除夕夜里,点起灶火,做一出完美夜的饭,端上一份令“我”称赞的饺子。我的母亲总是希望用这些食物来凝聚起整个家庭,慰藉在外拼搏的家人,用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锅碗瓢盆盛满我们家的成长、相聚、别离、生活百味。

从咿呀学语到外出上大学再到工作,母亲的饭早已深深扎进我的脑海。四年的大学生活也从未淡化我舌尖的味觉。远离他乡,走在路上,我总是会不耐其烦的在街边仔仔细细地寻找着家乡的饭菜。去品尝,去感觉,去试图用舌尖的味觉来缩短与家乡、与母亲的距离。

一次次的寻找,可最终还是一次次像小孩找不到母亲般的落魄,让我这个叛逆的在他乡的儿子明白了家乡的遥远。二十多年来,母亲日日操劳做出的看似平淡无奇的饭却织成了一个连接我与家撕扯不断的绸锦,一头是我,另一头是母亲。

这一顿年夜饭更是埋藏在外一年游子心中的苦涩与此刻团聚的欣喜。无论我走到哪儿,这舌尖上近乎于苛刻的挑剔,便是我丝毫不能淡化的浓情乡愁。正是这舌尖的味觉让漂泊在外的游子知道来处,不忘归途,这舌尖的味觉也是千万中华儿女秉持千年对乡愁的信仰与固守。

这一顿年夜饭,这一碗水饺,食而有味,味有千重。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