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花开盛时 低至尘埃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作者:魏润生     来源:    阅读:      字体:

每当黑夜的帘幕被拉起,总有几盏灯亮起,在目光的巨大投影下,它们是那么的孤独而又渺远。然而,正是这孤独,正是这尘埃之处,成就了他们的盛时。在灯火阑珊之中,能回首又见他。

看弘一法师的前后半生:前半生是琴棋书画诗酒花,宛若姹紫嫣红的春天;后半生自己选了孤苦寂寥,从此山寒水瘦,素洁安然。他也变得愈加愉悦与幸福,精神世界愈发充实。

读季羡林先生暮年的文字,也是满目的素静。不繁文缛节,不唱高调,质朴无华。他放下枝头所有繁华,沉浸在文字的泥土里,简净低调。

他们用背影将故事完结,孤独是他们昂贵的注解。寂寥,为他们做了最好的诠释;伟大,则是他们不为人知的圣洁一面。越高尚,越悲悯;越孤寂,越伟大。

这仿佛是个怪圈。

高尔基笔下的海燕,在暴风雨来临前连叫唤也听不见;却在暴风雨来时恣意飞翔,高声呐喊,让其更猛烈些。而胆小无能的麻雀企鹅之流却鬼喊鬼叫,胡奔乱窜,听到那轰隆隆的雷声就已不见了踪影。

隐秘而伟大,低调而又沉静。圣人的位置,乃孤独之巅。在褴褛很多年后才可以披挂上的那袭战衣,是寒冷的;要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方能站上的那片山冈,是荒无人烟的。

且教桃李闹春风吧,只有无名野花才会争丽斗艳。真的开得旖旎动人,盛时,则会低至尘埃。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