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于千万人中,他是匠人——我身边的班组长张向阳

时间:2018年08月29日     作者:曹洋博     来源:    阅读:      字体:

2017年的7月中旬,那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次来到郑阜项目的时间,也是我与张向阳的初次结识的日子。

那天在历经绿皮火车上挤挤攘攘8个小时外,我又坐了3个小时15分钟的颠簸曲折长途汽车,终于在拐过一条乡村田间水泥硬化路口后,来到了郑阜项目。

初次来到郑阜项目时已是晚上,在大学期间原本看惯了都市灯红酒绿的我,在下车后突然面对这山村漆黑里突兀的灯火,有些许茫然和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脚应该往何处迈。在简单报道后,我便自行去宿舍,拖着沉重行李箱,在钢板制的活动板房上走得轻手轻脚,不想发出一丝一毫的冒昧声响。

来到宿舍门前,按下门把手,推开门,被宿舍里白炽灯绕的有些晃眼。宿舍角落里光着身子,半躺在床上认真把玩着手机的他,被我的突如其来惊了一跳,有些慌乱的他赶忙站了起来,对我的到来显然有些失措。却径直向我走来,一把接过我的行李。

“您好,我叫曹洋博,新来的”,此时的我也一改往日的活泼与健谈,对于他同样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只是中规中矩的挤出一句这样的普通话。

他好像没听到似的,歪着头想了半天,突然咧开嘴笑了,在黝黑黝黑的脸上露出整齐的牙床和洁白的牙齿,夹杂着浓重的鼻音同时努力的说出一句蹩脚的普通话来介绍自己,“张向阳,工程部,测量组的。”

一时间,我竟被这句蹩脚的话瞬间打碎了我心中的种种惶恐,甚至忍不住发笑。这便是我与张向阳的初识。

在与张向阳的初次结识后,也许所有友谊的开始,大约是孤独,离家的我初来单位的我与张向阳增加了更多的交流,也因此有了深刻的友谊和认识。

随着每日生活与工作的朝夕相处,我才逐步意识到我身边的这个瘦瘦黑黑在人群里不打眼的人是一个在生活上如此精致小资和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的男人。

8年的测量工作与工地生活未曾将张向阳对生活的热爱与生活品质的追求磨洗个光净。每天清晨,总是能看见张向阳在宿舍门旁边那个位置有些矮的镜子前低头细心的摆弄自己的发型,更是一遍又一遍地仔细打量着自己的着装,偶然间还会问问这个还躺在床上不想早起的我,”小曹,你看,我这身咋样?”,不等我回答说什么,便自言自语地模仿着我的陕西话口音说道:“美滴很”,说完便径直走出宿舍。

黝黑的皮肤下包裹着快有挣脱出的身体骨骼,肩骨上顶着足有30多斤重的长尺,手里驾驶着一辆由于长时间走田间土路被磨损的将坏却未坏的电动车,车子后面更是还带着自己的刚学测量的小徒弟,嘴里不停地对小徒弟说些什么,脸上保持着露出牙床的笑容,就这样他开始了自己一天艰巨、繁忙的测量工作。

张向阳对于测量技术的追求和对测量工作的认真是我从未见过的,也是我最为敬佩的。全站仪、电子水准仪、水准尺,对于这些测量仪器他更是有着仿佛陷入魔障的痴情与珍爱。我不曾一次的开玩笑,“张哥,你肯定能和水准仪过一辈子”。

他的测量就像他对自己穿着和生活一样,有着一套自己的标准和要求。就像每天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的着装一样,他会要求自己的测量数据和结果也能达到让别人自觉竖起大拇指,衷心称赞“美滴很”的地步。测量组是我们整个900t箱梁架设的先行军,也正是张向阳这样的测量组组长的工作风格造就了如今这个荣获“铁成式班组”荣誉的测量组。

2018年的郑阜项目将由架梁施工作业全面转向为站场铺道岔作业,此时的郑阜项目工程技术部由于人口流动大,新来人员多,对道岔定位测量等还处于摸索阶段。多次干过道岔铺设的张向阳作为班组长毅然站出来了出来,对大家说“只要心里想学就没有学不会的技术,只要认真干就没有干不好的工作,我给大家培训,我来给大家讲”。

在大家对站场作业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张向阳用他一段简短有力的话给大家最大的支持与解惑,带领着大家一起摸着石头过河。从那时起,在郑阜项目里,夜里月光下夜里总会有一伙人拿着计算器端着笔记本电脑共同走进图书室里一起苦练测量本领。

于千万人之中,你一眼便看得出他便是工匠人。测量人员特有的墨色眼镜,全身通黑的皮肤,简短精炼不多话的说话语调,还有像他张向阳名字一样对于生活、工作的执着与追求。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